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国志游戏 > 三国志10

[三国志X] 七种武器 ---七星刀

来源:琅邪中华文化论坛作者/编辑:风中的银杏叶

引子

很多人都认为那是一把和貂禅齐名的七星宝剑,

但事实上那是一把刀.

七星刀,其刀长尺余,七宝嵌饰, 及其锋利. 原为貂禅之养父王允所有.

因助曹操刺杀董卓而献出.可惜刺杀失败,孟德潜逃,绝世利器落入奸臣之手.

后董卓毙, 宝刀终不知下落.

一 三国志10]七种武器七星刀简介

公元 217年 七月

云南

一千几百年后,

人们在这里的地上挖几个洞 插几杆旗.曰之高尔夫球场,

在石头山上刻了两个巨大的字做国家一级景点和二级烟草的商标,

把世界各地的植物关在房子里养还用一只猴子做招牌,

象在自由市场买菜卖拐一样交易各种毒品和自动武器.

人们这样生活似乎很快乐.

但是在一千几百年前,这里是我大哥的地盘.

我大哥就是孟霍.

我就是孟优.

我们茹毛饮血,我们裹草为衣,我们日出而做, 我们日落而息.

再这种比三年自然灾害还自然灾害的物质资源极其匮乏的情况下, 我大哥居然还能娶上老婆.

我大哥张的那个丑啊!

虽然他也算个王爷级别的干部, 但是也不懂你是风儿我是沙那套把戏啊, 真不知道怎么是怎么把我大嫂拿下的.

我大嫂就是祝融夫人, 带点神话色彩听说是火神的后裔.

虽然是大嫂不过比我还小三岁.

头次见面没给我见面礼,倒是给我介绍了个小舅子.

我的小舅子就是带来洞主.

真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要强调自己的出处.

让我高兴的是, 自从带他来了,我就从第一丑男的宝座上退了下来,

让我不高兴的是,自从大嫂来了, 我就从第三酒豪变成了第四酒豪了.

第一自然是我大哥,第二自然是我大嫂.

和我同样遭遇的,还有顶替我原来的位子的原第二酒豪第二十一洞洞主杨锋.

后来乌戈国王也来了,我们就直接把他排了第五叫他五哥.

再后来我们喝酒的名气越来越大,

一个中原地区的名将之后, 年仅15岁的小酒豪也来找我们,

结果来了就没回去.

这小子不傻,知道跟我们过一辈子比守着那个破贵族身份有意义的多.

说远了说远了,我们回来接着介绍我的兄弟们.

因为我们都住洞里,虽然也分大.中.小户型但是最小的也够溜两圈自行车的.

哦,我们没有自行车就溜马好了.

刚才说的第三酒豪杨锋的洞牌就是是21号.

一号洞主是金环三结, 没我能喝酒.

二号洞主董荼那, 没有我丑.

三号洞主阿会南,没我能喝酒也没我丑.

所以这几个人我都混了个好意就没怎么发展了.

最牛叉的是我们的狗头军师朵思大王,

被称为我们这里最有智慧的人.

可惜我们这里没苹果,

要不找一个砸砸他的脑袋还指不定想出什么来呢.

至于最厉害的人自然是我大嫂咯,

次之是我大哥.

然后就是一个叫忙牙长的,

是我大哥的副将.

这个孙子平时不说话, 打起来无论单条带兵都是除了我大哥别人比不了的.

我从小跟他单条从来没赢过,

所以我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把叫七星刀的好东西就一直想弄来再跟忙牙哥死磕.

不过不知道到底真有这么一把刀还是一传说.

总结一句.

在距这篇文章诞生的一千七百八十八年前的云南.

我们这样生活真的很快乐.

二 家族产业

公元217年, 云南还是作为一个县级市出现在中国辽阔版图的左下角的.

全城七万人口, 两万军兵.就是和比中国地盘大比北京人口少的加拿大的同级别城市比,云南这种规模也算是小的.

但就这么个小地方,却聚着我们十几个将军级的人物.

兀骨秃在乌戈做国王的时候, 一个人手下的蛮兵就是八千.别嫌少,跟他那个国家总人口比已经很惊人了.

就这样, 到我们这里高高兴兴被登庸了然后发现才给了个八品.

估计我要是他哭都不知道怎么哭了.

不过五哥倒是大度,只要跟兄弟门天天一块干活喝酒,加上我们因为他年纪大也都对他也别尊敬,所以他也整天乐呵呵的不考虑那么多.

国王尚且如此,那帮洞主就更没地位了. 一水的九品.

四大九品芝麻洞主正好可以去如花姑娘床下凑一桌麻将了.

没办法, 基层工作总要有人做嘛, 革命分工不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估计他们左看看右看看也就心理平衡了.人家国王才八品,咱们都是九品也没什么想不开的.

确实没什么想不开的的.

如果不是一个洞主封了七品的话.

而且碰巧这个七品洞主还是所有兄弟里最小的一个.

各位看官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涵养都好.不过换成你让你每天见到你小弟说话都要领导冒号,你心里估计也是一百八十个不爽吧.

但是领导就是这么安排的.

原因只有一个: 这个洞主是带来洞主.

就是前面说了的那个和我比丑比的我甘拜下风的那个大嫂的弟弟.

人家毕竟给大哥带来了大嫂啊,你们这帮住一,二,三,和二十一单元的家伙能带来吗?

所以这帮八品九品想想还是忍了.

真正让他们愤怒的是另外一个七品大员.

那个七品大员就是偶.

我做七品的原因也只有一个: 政治上可靠.

所谓宁要孟家的草也不要洞里的苗.

所以不是根正苗红在那里都是行政官员仕途上透明的天花板.

碰巧我有这个优势,而这种优势是和努力和能力无关的.

所以这帮八品九品孙子没少锤我.

锤就锤吧反正咱是领导让群众锤锤就锤锤反正明天还要领导他们所谓起七品肚里能跑自行车哦我们没自行车就跑马好了.

但最后听罗贯中说21洞的杨峰还是出了事把大哥和我还有弟兄们卖给诸葛亮了.

不过那是他说的三国演义,现在我说的是三国志十,所以他们锤完明天还是继续唱南泥湾继续搞建设,忠诚度都是满的----那帮魏蜀吴高级智囊个个目高于顶谁费劲离间煽动这帮天天锤上级的八九品啊.

如果说我做七品他们还敢锤,那么大嫂作了五品他们就只有忍字心头一把刀了.

让这么一帮生猛铁血的爷们给个女人做下级的下级的下级的下极,真不如把他们处理了也做女人算了.

但事实就是这样,同样做五品的还有朵思大王.这个最有智慧的男人被我们这些下级评价位 “级别和见识都和长头发的女人一样”.

还好朵思是个作正事比较投入的人.所以每天都在城墙和市场埋头苦干估计也没时间想这些.

但我们这些七品八品九品没品的酒豪可不管这个啊,每天不拿领导人事问题发发牢骚就浑身不自在.

直到有一天出了一件事我们就再也没牢骚了都老老实实去城墙和市场埋头苦干了.

那件事那一天我一生都记得.

我们这帮有品没品的官员都是纯带兵的.

征兵训练打仗以外就没别的本事了.

不过我们并不以为这有什么不好, 战争时代男人就是要活在铁和血和玩命中嘛

.古往今来一到战争时期,一群文化低智力低政治低的高阶级武将就会应运而生.然后战争打完这帮高层武将授官受勋,再然后就只有很低的存活率了.

他们仿佛是为了战争而生,为了战争而死的一个短暂而灿烂的群体,带有强烈的悲剧英雄色彩却在每个历史时代都必不可少.

无论是死在战争中的还是死在战后的.

坦白的说,他们带走的只有羡慕,留下的都是骄傲.

如果换成你,你原不愿意这样去铁血,和兄弟门去跟敌人以命换命?

我们这群七品八品九品没品的官员就是这种群体的典型.

每天征兵练兵,练完之后不过瘾然后自己组织小范围的单条比赛.

先是友谊赛,然后是淘汰赛,现在眼瞅着刘备同盟了,士变纳贡了,东吴和北魏根本就不接壤,看起来战争离我们是越来越远了.

所以现在开始打联赛,曰之三国无双.一来练兵,二来解闷,三来高手天天吃请,低手天天请吃.

因为低手就是带来洞主和我两个七品啊,那帮洞主哪个不是老油子,我们两个不就是活靶子兼开心工具?

所以每次打完我们他们就象看非常六加一一样开心.

因为我们的薪水比那些没品的洞主高,所以基本就成了固定食堂.唉,吃就吃吧,反正来自群众,再回到群众中去也不坏.

有一天联赛轮到我对忙牙长, 带来洞主对兀骨突.

我知道肯定打不过这个孙子啊, 武力差着十呢, 还不说技能上人家是高手我是一片空白.

所以我干脆就是连躲带档,反正一会他打高兴了我就摔下来算他胜然后去吃饭就是了.

可是带来洞主我的小舅子太厚道了, 每次不拼到最后一招最后一滴血决不认输.

碰巧兀骨突这家伙也是个叫板的主,以前带八千铁骑的武戈国王现在屈尊来你这里做八品官, 你这个毛不齐的小子靠裙带关系还做了他的上思,就是再大度心里都好受不了的.

不是工资问题, 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然后带来洞主再一幅要把五哥打下马的劲头, 是真伤了五哥的自尊了.

日你奶奶的小毛孩子也敢跟老子叫板!

我当时看见五哥左脸肌肉不自然的抽动就知道他心里八成就是骂这句就算不是也差不多.

然后我就知道带来小舅子今天要倒霉.

这边忙牙长已经尽兴了,就准备出最后一下了, 我按默契应该落马倒地再恭维他几句天下无双就算过关了.

可现在我现在突然一拨马掉头就走.

那边忙牙长一楞,哎你今天怎么说逃跑就逃跑啊

我心理说不逃跑我小舅子今天至少是个轻伤弄不好就是重恙!

见过老驴踢人没有? 叫驴踢人是扬起一片土,不是把人踢走的是把人咋呼走了. 老驴踢人就不一样了.不管你怎么折腾他,老驴就是不动,然后突然就是一蹶子不管踢到你哪个部位都让你有生之年印象深刻.

兀骨突现在要踢我小舅子了.

五哥和我小舅子谁跟我亲?

都亲.

所以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自相残杀,哪怕我替小舅子挨一蹶子呢.

这不是因为我觉悟有多高,而是在军队里养成的习惯.

替战友挡住他没有预料到的危险.

更何况是我小舅子.

所以当兀骨突光辉灿烂的必杀技出手的时候,我的马和小舅子的马正好追尾.

所以这个必杀技我们俩一人挨了一半.

就是这一半就已经让我们俩都起不来了, 身体上的痛苦就够缓几天的,更何况是自己人出的手还没办法还手心理怎么都难受.

所以我们俩干脆就一起有默契的在地上装者出的气比进的气多有一声没一声的骂五哥让他心里也难受难受.

五哥当时也傻了, 老家伙出手肯定留着分寸,不过他肯定没料到我们两个这么不经打.

所以我门更加装的奄奄一息说着口袋里是我最后一次党费…..

大哥大嫂很快就赶来了.肯定啊两个都是自己的亲弟弟啊,被打了肯定心尖上的肉一扎一扎的疼啊.

大嫂没管她弟弟先来看的我.

我闭着眼睛没敢睁开.

然后就感觉到眼泪啪嗒啪嗒就下来了.

真的是泪如雨下啊.

我不知道别人心里怎么想的,反正我心里是说以后谁再敢打我小舅子就算你是吕布赵云关云长一块上我也跟你们拼了!

然后就觉得大嫂把我脸上的泪水轻轻擦了擦.

我就偷偷把眼睛眯开一条缝看.

就看见大嫂干净利索的翻身跨上马,然后用马鞭指着一洞二洞三洞二十一洞加上兀骨突,忙牙长大哥 一共六个人 吼 “你们六个欺负孩子的混蛋给我上马!”

我偷偷看看我哥, 他铁青个脸不说话.

都是刀口上混的被人指着鼻子骂都受不了,要不是大哥在场估计直接就冲上来开锤了.要不以后在队伍面前怎么混?

更何况骂的人还是个女人.

我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我肯定这帮没品的孙子们的左脸肌肉肯定都会不自然的抽动抽动.

然后我就看见大嫂闪电般的冲了出去.

我跟小舅子刷就坐起来了,也不装了,有疼也忍了.

谁见过大嫂出手啊,还这么快,还这么狠!

这之后以后我才知道大嫂的武力真的是我们这里第一比我大哥还高.

只听见叮当一顿造, 那些没品的大哥们根本没反映过来就跟割草一样一个接一个哎呦哎呀的从马上摔下来了.

最后兀骨突用刀把大嫂的刀架住了,一国之王哪怕一会不干孟获军团了回家钻洞,现在无论如何不能让一个女人一招收拾了.

就在兀骨突把大嫂的刀架起的刹那,大嫂的飞刀已经到了兀骨突的喉咙.

这是大嫂家族的密传技.

然后大嫂慢慢的把刀收回.

她知道她已经伤的足够重.

兀骨突知道乌戈国王真的一招输给了一个女人.

这已经足够伤害一个国王的自尊心.

这就是大嫂替我们报仇的手段,不记代价的手段,不惜失去一个强援甚至树立一个强敌也要为我们报仇的手段.

什么是真正的女人?

这就是我心目中一个真正的女人的形象.

其实这会真正害怕了的是我和我的小舅子.

原因很简单,我们装死.

我斜了一眼那个小子,他在筛糠.

我知道,在他眼里我也是一样.

然后就听见我大哥一声大吼

“你们这帮狗日的都他娘的给我站起来听着!”

一洞二洞三洞21洞和忙牙哥马上就笔直站起来了,身上的土都不敢拍.

五哥还在和大嫂怒目相对比谁先眨眼睛.

孟获大哥又是一声大吼,这次我估计城里不少人都能听的很清楚了.

“你们这帮王八蛋, 敌人不来打你们你们就欺负俩孩子!操你姥姥你当初学武的时候就是学的这?要不是看你们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今天就把你们这几个狗日的都剁了喂狗!”

一群八品九品没一个敢出一丁点声音.

“看我俩弟弟比你们官大你们看不过去了对吧? 恩?”

孟获把在场的人用那种能从前心扎到后背的目光扎了一遍.

又一遍. 站着的都低头了.

“我明白告诉你们,上了战场你们几个洞主是带你们的洞兵的! 我和我老婆还有我俩弟弟是冲在最前面跟敌人玩命的! 你们狗日的九品在兵面前也是个将,这俩小七品跟着我冲锋也就是个兵!日你娘的都这么多年的老兵了还要老子跟你们说这些操蛋话?”

对眼的也低头了.

“你们谁不高兴在老子这里呆了马上给我滚!我这里不要他娘的拿自己兄弟下死手的人!”

我和小舅子已经开始哇哇哭了.吓的啊!这里哪个大哥走了我们俩都一辈子不敢抬头见人啊!

然后那帮八品九品也撑不住了开始低着头全身紧绷着轻微发抖了.

这不是吓的,是把眼泪往肚里咽的特征.

大哥最后总结了一句, 我一直是认为是最精彩的结束语.

“明天早上不滚的给我好好干!”

问题说清楚了,解决了,思想工作做通了,今后的工作指示下达了.

为什么说军队是全世界效率最高的团队?

因为军队的领导骂人骂的水平高.

我大哥说完转身上马就走了,从头到尾都没看我一眼.

但是我比所有人都骄傲.

因为这是我哥!

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这就是我心目中一个真正的男人的形象.

我和小舅子伤好复出是20天之后的事.

等我们俩回兵营一看,都傻了.

八万多人口的城啊,楞是武装了整整五万军马.

这里又不是八路的游击队平时种地战时抗枪.

整整五万都是正规军啊,平均三个老百姓养两个兵,人民的负担要多重啊.

反正当时我怎么想也没想明白,后来朵思大王说指点我了一句话 “三国X里兵粮比三国九便宜了十倍都不止….”

我恍然大悟.

有粮自然可以养兵.

而且这帮八品九品的孙子把兵带的军容军纪出奇的好,放到谁的军团都是精锐.

何况还有一万象兵两万藤甲这些别人没有的宝贝.

象兵就不用说了,实在想弄明白的去看指环王三的white city保卫战.

主要是藤甲,这种兵是真牛啊. 用来克弓兵一万消灭两万自己的损失不会过四成.

当然你要是弄一大堆军师在旁边起哄就当我没说.反正电脑是没这种AI的.

而且乌戈国的特产就是这种兵,而且兀骨突正巧又是这个国家的老大.

兵精粮足,城高水深.

所以我们这帮人从五哥到小兵天天就盘算着跟谁打一仗.

所以我们这帮人天天都盼着过年.

一是过年发薪

二是过年国库充裕可以继续征兵

三是过年要开年度大会.

最重要的是, 年度大会将决定我们今年的方向.

谁都觉得今年该打仗了.

所以大家都磨拳擦掌急不可待.

等待的日子总是很漫长,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所以这次开年度大会以前缺席出差私事公办的情况一扫而光, 全体大年初一统统到齐.

然后我大哥就开始讲话了.

首先是朵思大王干的不错啊怎样怎样,我们就说知道咯知道咯往下说往下说.

然后是请看全国地图,我们现在受刘备庇护啊,离雄霸天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就说是啊是啊路要一步一步走我们先走哪啊?

看我们的战斗情绪都上来了,我大哥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公布了今年的方向.

“继续加强内政.”

原来没仗打至少还能和八品九品的兄弟们带兵喝酒打联赛.

现在连大家连兵营都很少去了.

洞主们都跟着大嫂和朵思大王去农田市场开发经济了.

五哥智商只有一,所以常住驿站搞治安了.

每次我看到乌戈国王天天追着孙吴的间谍到处跑就又想笑又想哭.

小舅子和我倒是天天在一起,扩建加筑墙.

我酒量排全国第四,智力和政治也是全国第四啊,不过后一个第四是倒数的,两个指标加一起还没有一号洞主金环三结的智力高,

而那个孙子的智力只有区区19.

所以那些天天用郭嘉周渔诸葛亮天天全国巡回跟人斗嘴还百战百胜的人肯定是体会不到我给市场里吵赢了一个卖拐的高兴的一蹦那么老高接着大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的快感.

那叫一个发自肺腑啊.

说远了说远了,现在回来接着说我跟小舅子筑墙.

筑墙本身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单调.

而且我这个政治觉悟也干不出成绩啊.

天天自己出钱还完不成任务, 钱就罢了,就当请大哥了,关键是干的不是我强项我心理委屈啊.

大哥倒是不说什么,反正我就这个水平他敢说我马上申请调动工作.

问题是他就是不说我就还要赔钱吃力不讨好啊.

小舅子倒是不说什么,他智商稍微高点比上不足比我有余估计还能过下去.

我把最后一分钱都赔进去了以后实在是干不下去了.

因为大哥也对我失望了,因为我干不好.

操他狗日的筑城!

我跟我大哥第一次不和就是因为钱.

没钱就作不好事情.

作不好事情大哥就不高兴.

他不高兴我就更不高兴所以更作不好事情.

记得某位名人先生说过

“作成大事要有三个条件.”

然后往东一指 “首先是钞票”

然后往北一指 “然后是钞票”

最后往西一指 “最后还是钞票.”

我现在是彻底的身无分文了.

一心一意跟着党,结果还是要下岗.

心里这个难受啊,没整没整的.

看来祖国建设是不打算用我了,带兵打仗跟敌人拼命的事估计只有等人家打过来才会叫我上吧,反正现在我是在国旗下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理由了.

没的说了,打工再就业吧.

然后就跑到酒馆搬石头送耕牛,打击非法商贩,开通防忽悠热线.

一个天天带兵训练言必称战争的人作这些勤杂工真是一个委屈啊.

收入再多也是委屈啊.

七品的年收入不过千余,虽然被兄弟们吃喝掉不少但是也没什么可花的都投资在城墙了.

打工就不一样了.

送个牛,300.

搬搬菜,300.

找个宝藏,500.

一年就做这三件事已经比我全年收入都高了.

还不说路上经常能检钱,而且一检就是几个月的工资.

还搞什么商业啊,全国人民去要饭算了,肯定要出个超级大国来.

要不怎么每本小说里,丐帮都是天下第一大帮呢?

没有成本,没有所得税,都是纯利润.

每个工作人员都不用发工资,还能给组织上缴财富.

这哪是丐帮啊,是乌托邦啊.

就这么作了两年多,各项经验都刷刷的长啊,以前大商家是从来不敢进的,一杯酒就要800.1200的,那是我一年年薪都买不下啊.

现在倒好,低于6400的不看.

有钱!

除了做任务得的宝物不算,现在手上的现金就已经快两万了.

现在买武器买书都是一买就买两个,加属性一个,放起来看一个.

可惜那把传说中的七星刀还没有卖,要不然一定买回去给大家献献宝.

其实我现在的财政情况和那些太守比可能连个小富都不算,可是人要是穷惯了,突然一下子接触物质社会商品大潮,一下子乐的不知自己是天下第几了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灵山巡礼加上顺路shopping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大堆礼物给兄弟们.酒啊,武器啊,虽然都是加一加二的可就这以前大家还都是看看流流口水想都不敢想.那时候穷啊!

全国就大嫂有个飞刀只加一点武力,还羡慕的我们没整没整的.这次好了,可以给大哥们人手一个了,反正都是加一,再锤我我也不吃亏.

然后又给我哥买了个长寿药,给大嫂买了个锦囊,虽然我知道送不送大家都是铁磁,可是我就是想买就是想把钱花在兄弟上.

缘分啊!

顺带说一句,这两年除了挣钱能力也有突破.

以前被那几个八品九品没品打的没脾气的招数,现在通过跟山贼江贼南蛮强盗的数十次磨练也都有学习的资格了.

什么叫实践出真知,什么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什么叫接受大贼小贼再教育?

去拿68的武力混个单条三十连胜你就都明白了.

东西买齐了,钱也花完了,花完了没关系啊,再挣就是,关键是花的高兴.哪怕明天又是身无分文了呢,先痛快了今天再说.

老外常说 “shopping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就是个生活态度问题.

你愿意跟个家财万贯还天天跟你装穷的孙子太守称兄道弟啊?

除非你也是和他一样的人.

如果你是这样的人, 那么虽然事不关己,我还是可以负责的说, 你的朋友决对不会太多的.

说远了说远了,我们回来还说我灵山巡礼完回家的事.

从衡山回云南就很方便了,基本上也没什么贼,鸟都不来这里上厕所人家贼聪明的没整没整的更不会来这里啊.所以我就高高兴兴的带者礼物往家跑.

路过士变的地盘的时候我还去城里看了看,发现居然只有一个文官在家其他人都出去了.我想弄点情报都没机会.

反正灵山巡礼的限期还早我就呆了两天打听打听特产什么的才慢慢悠悠准备继续往回走.

这时突然一道急令从我大哥那里飞传而来.

“云南遭到士变军的猛烈进攻!”

总有那些愤怒的青年会在和平时期整天嚷嚷着这个岛不回归灭了他,

那个岛跟我们有世仇把他变成核污染区,

还有地球对面有个想做世界警察的趁早走人省得小爷一不高兴送你七个航母舰队去喂海峡的王八.

我们兄弟们对这些人的评价只有八个字,不仁不义不忠不孝.

这些人里可能真的头脑热到不怕死的,也可能真的有满腹锦绣的,但是这些人在我们眼里都是懦夫.

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有意义的活着.

这就是军人对他们所保护的人民的全部要求.

战争是军人的舞台.

死亡是军人的归宿.

让任何一个老百姓死于战争都是军人的耻辱.

所以求求你们了.

好好活着.

有意义的活着.

当我回到云南的时候,战斗已经开始了.

士变军只来了3个武将,还有两个怎么看怎么是文员.

跟我们兄弟比真是眉青目秀啊.

但是就这样文绉绉三个人,居然就带来了100,000大军攻城.

十万大军是个什么概念?

指环王第二部two tower里白巫老头组织了一只ORC军团.

电影里表现的是20个方阵,铺天盖地黑压压的一片,长焦距镜头从左到右拖的时候,满屏幕满当当的都是军队啊.

那才是一万人啊!

十万人是什么概念?

就是把在三国群英传里让两个武将各带200个士兵死磕,然后把250个这样的电脑屏幕放在一个平面上.

或者直接参照1976年9月天安门广场的集会照片.

这只是个概念.

如果是真的看到现场, 估计以后你看到大海依然会觉得渺小.

这还只是士变军团的十万,还不算云南的守兵五万.

如果是真的看到战场,估计以后你看什么电影都会觉得虚假.

知道和平年代和战争年代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就是战争年代是真他娘的要死人啊!

是一群一群的兄弟们冲上去就死的开膛破肚,死的脑裂肠流,死的连头都找不到啊.

指挥官看到的只是一个数字统计.

兵多少多少,伤兵多少多少,士气多少多少.

小兵看到的是什么?

上铺兄弟的一条腿,对门兄弟的一堆肠子,哎呀这个不是李大傻的脑袋吗?这孙子还欠我两顿酒肯定他妈的不会还了.

还有.

看见班长的尸体没有不哭的.

我到城里大哥刚从战场上下来.

后面跟着大嫂.

两个人都是血染征衣.

再后面是我的带来小舅子,脸色都是绿的,估计大哥是真的带他冲锋去了.

小舅子旁边是兀骨秃,这会正拉者带来说的眉飞色舞,估计是看出带来这小子确实有种所以这会这么亲热.

还有一堆洞主也对带来出奇的好.

但是看到我就都不说话了.

一点久别重逢的高兴都没有.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帮孙子把我当逃兵了.

这帮孙子把我当逃兵了!

想想也是啊,

大家都在家老老实实的耕地种田搞活市场,我一个人去灵什么山巡什么礼. 早就知道要打仗了你小子居然还公费旅游.

兄弟门都浴血奋战你丫还悠哉悠哉shopping了一堆各地特产.

你不是他妈的逃兵是什么?

可我不是逃兵啊,我怎么是会是逃兵呢,我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打仗啊.

难道人家士变还会因为我灵山巡礼改他的schedule啊.

难道我出去旅游就是逃兵啊,那我还回来干吗啊?

你们这帮孙子怎么什么话都不说啊.

大家冷冷的看了看我就沉默的各自散去.

刘备的援军10天后才能到.

敌人的损失已经超过一万了.

但我们的损失也已经接近一万了,这还是大哥带着象兵在城门口顶者三万弓兵一万轻骑所以其他人损失还不是很大.

如果敌人冲进来损失就更大了.

而大哥这样拼了命顶能顶几天啊?明知道背后就是莫斯科也不成啊!

所有人都清楚,大哥的象兵全军覆没的时候,我们的云南城就快破了.

所以明天还是恶战.

只要还活着,就是恶战.

直到你战死.

这就是军人的命.

所以为了活下去,实在是有太多太多事要做了.

所以不论我是真逃兵还是偶然的逃兵,大家都是冷冷的一瞥.

那么轻蔑.

那么冷.

我一下子就垮了.

好象脊梁柱被抽了一样.

身上带的礼物比如铁瓜锤,环首刀什么的叮当掉的一地都是.

还记的锤是给五哥的,刀是给小舅子的.

现在他们都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的眼泪啪嗒啪嗒就下来了.

但是哭有个蛋子用啊!

不知道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啊.

想想这个我也就不难受了.

还是想想能作点什么吧.

兵都分派好了,再给我分出一万人是不可能了.

所以我就是个光杆七品武将了.

武将还能干吗?

跟敌人以命换命啊!

大家都是一条命谁怕过谁啊.

老子比不了赵子龙还不会做董存瑞啊.

反正就是不能被你们用那种眼神看,就是不行就是不行.

明天就是一个兵没有我也冲进去跟敌人拼了!

怎么说武力也有70了,单条超过50次了,敌人愿意单条最好,不跟我挑我就拼几十个小兵去.

谁怕谁啊不都是一把大刀一匹马嘛.

路线正确了,思想坚定了.

所以当天晚上我吃的很多睡的很好.

第二天很早大家就上城墙了.

没人叫我我听见声就跟着就跑去了.

上了城墙往下一看 我的天啊.

十好几万人啊!

这还是士变军只有五只部队在前面打,士变本人的3支部队在后方根本还没参战.

我方的军队都在城门口堵者.

我大哥的一万象兵在城门口已经拼的不满四千了.

我们的目的很明确.

拼死顶住.

大哥填进去了,大嫂的一万骑兵再填进去.

大嫂填进去了,兀骨秃的一万藤甲再填进去.

然后就是一洞,二洞,三洞,二十一洞洞主,我小舅子和我本人.

我们每一个人都填进去.

反正就是不能让敌人冲进城.

因为城里有我们的老百姓.

真的是ENEMY AT THE GATE啊!

我盘算了盘算.

就是我一个人换敌人一百个人也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效果来.

那我不是白死嘛.

我不怕死可是我不愿意死的没有价值.

然后我就琢磨怎么弄点部队.

虽然跟着我出去肯定是回不来了,可是我打赌这个时候兄弟们肯定都写血书申请冲锋在第一线.

活着干死了算.

难道等城破了做俘虏啊.

所以现在根本不用动员,就等一个命令冲出去跟敌人玩命.

谁是最可爱的人?

其实我们一点都不可爱,我们只不过比一些人活的更明白.

然后我就开始盘算怎么离间一支兄弟部队.

组织肯定是不准我们蛮干的.

要不然那帮八品九品没品的孙子肯定早冲出去了.

但是现在不能让你冲.

要等.

等着轮到你死的时候你才能去死.

这就叫军令如山.

但我没接到任何指示啊.

所以我就自做主张认为我可以做任何我认为正确的行动.

好歹我也是个七品大员啊,虽然没兵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还是没问题的.

问题是这会已经没有预备队了.

大哥的一万象兵已经只有三千挂零了,伤兵也三千挂零了.

大嫂的一万骑兵肯定我是调动不了了.

五哥的一万藤甲肯定也不会听我的,真打仗了那就不是五哥了那是五爷啊,他说点什么大哥都要听着啊.

还有就是忙牙长的一万弓兵,这会正在城墙上跟城下三四只弓箭部队对射损失不比大哥小.

还有就是小舅子的那只被打残的几千藤甲了.这小子第一天跟着大哥冲锋结果一头冲进包围圈,藤甲防御再高也挡不住三四只骑兵队冲然后三四队弓兵射啊,何况带来本身移动就慢,要不是大哥大嫂拼了命的跟三四倍的敌人死掐,小舅子差点就没回来.

我分析到这就决定了.

把我小舅子忽悠来跟我一块冲出去.

反正你让他留下除非你把他绑了要不他肯定不干.

但是我们回不回的来就看命了.

什么是兄弟?

兄弟就是随时准备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人.

带来的部队在相对靠后的地方.

我在去带来的帐篷的路上,算了算加上恢复过来的伤兵一共还有八千左右的战斗力.

士气高涨.

看了一圈我心里就有数了.

带来见到我的时候马上就笑了.

看来我小舅子没当我是逃兵.

然后我一拳狠的照着他的脸就打过去了.

“砰” 的那么大一声.

带来根本没防备所以一下子被我打飞出去好远.

等他爬起来的时候,看的出来脑子是一片空白.

为什么一片空白呢?

你挨这么一拳你也空白.

没等带来站稳我立刻劈头盖脑就开骂.

“你个狗日的不是人啊!大哥大嫂在前面都他娘的马上全军覆没了,你他妈的还在这睡光屁股觉啊!”

小舅子脾气再好和我再亲,现在也暴怒了!

指着我的鼻子张好大嘴 “你!!!你!!!”.

气都上不来了.

为什么呢?

气缺氧了呗.

我接下来的一句话是跟我哥学的.

“你要不怕死就跟老子冲出去跟他狗日的拼了!”

思想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指明正确的行动方向.

上升点高度说就是用正确的引导对方压抑已久的强烈的不可抑制的情绪.

所以带来听完这句回头就抓他的大刀上他的马去了.

两眼冒火看也不看我.

外面的士兵都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就听见我们两兄弟在屋里咣里咣当的一顿.

然后就见带来用一种连我都没听过沙哑的声音吼叫 

"都他娘跟我冲出去剁了士变那个天杀的喂狗!"

八千藤甲跳起来就是嗷嗷叫啊.

我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杀气腾腾的小舅子并肩冲了出去.

身后是同样杀气腾腾的八千死士.

没人说话.

脚步声轰隆作响.

每个人都会死.

但不是每个人都活过.

我用几百年后那个苏格兰人的话形容我们这些兄弟问心无愧.

风某不才

蒙众位错爱

时小文连载两周,

内自错漏百出.

风某无甚德能,

唯错而不纠是以为耻.

但求一字之师,

不求万言之捧.

忘各位高手高人不吝赐教.

风某拜谢.

再拜.

风中的银杏叶

4月17日 凌晨 斗室 凉水

本文地址:http://www.sanguoba.cn/special/san10/san10-qxd.html转载请保留出处